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316L'Arcafeの写真

順番は:yukki set/ken set/hyde set/tetsu set
内容は:オリジナルハンバーガ+特製ソース+甘酢エビ+サラダ
     チラミス+フルーツヨーグルト+抹茶巻ケーキ
     パスタ+春巻+エビ団子+お餅のキムチ炒め+サラダ+福岡のシエルちゃん
     パスタ+豚カツ+京醤肉糸+ニンニクフライ+サラダ
食べた時に、宇宙一番まずいものを頂きさせたを思ったが、LPの419の写真を見て、宇宙七番目まずいに下位する==
ファンの愛情を利用したアークは最低ねぇ
yukkiset.jpgkenset.jpg
hydeset.jpgtetsuset.jpg
で、VIP区から見たステージは生きてる感じ、昔からのローグ文字は綺麗
stage.jpg
一番右側の美人を指名したい>_<!!!
hostclub.jpg
二階に掛けた服は撮影禁止、禁止だけど、携帯で撮った。L団の皆さんごめんね!私は悪奴だ虹ファン失格だTT
けれど、h氏のボロボロシャツは本当に素敵~~~!!!キャーーー!!
以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关于如何欢度的五一劳动节

在四月三十号之前,我都以为今年应该会打破过去五年间的怪力,跑回家去抱着MOMO哈皮,得意地牵着丫四处耀去,结果怪力果然是怪力,最后还是留守上海。既留则守守就要守得有意义有成就,反正五一有神秘园的音乐会,抱定了既然亲不着儿子至少也要陶冶下情操缅怀下历史的决心,在床上滚到下午四点半终于恋恋不舍地爬起来溜达去地铁站,虽然比起每次L团LIVE的行动时间已是晚了许多速度已是慢了许多,但一路坐到体育馆,转身看到人烟稀少的大舞台前广场时我还是哀叹
“靠!来太早!”

四下张望的神态惹来黄牛围攻,我说难道是因为SG的知名度很糟糕所以才让大叔们如此僧多肉少么?被一群气势汹汹大有不买就不放你走的大叔圈在拐角处是很恐怖的事情,所以我噌地跳出敌阵飞快地向对面的FOXTOWN逃去。当然了事实证明这个举动实在愚蠢的。。。那里面有几只面熟的大叔后来证明还是尽忠职守的老黄牛,人家居然还是有名片的有公司的有上海办事处的,人家居然还是很照顾女孩子的,这是后话。

在FOX里被满地鞋子晃花眼,摸了一双又一双虽然当初我也没打算拎着双鞋子去听。但是天杀的居然在要出门的时候瞄见了一双色鞋带深红色的碎皮小跑鞋,~啊~荡漾死我了,太有特特风了穿上就不舍得脱下来,虽然大了一码可鞋带勒紧就OK,跟H&M的裤裤还有HYDEIST的红条纹衫那叫一个配~~~~
大概是被鞋子荡漾地脑子有点坏掉钱包掏得顺手,间接导致还没出FOX大门就在玻璃门里交接了一张50大洋的假票,拎着小红鞋一路小跑的我的心情是如此的明媚,剪票口的大叔要没收我的假票时的表情是如此的严厉...
最后死皮赖脸让人家只把票根撕掉好让我留个纪念,怎么说也是人家第一次拿到假票。泪奔着冲下几十级的台阶一边打着电话跟龊龊哭诉一边想找根棍子去捅烂那个假黄牛的菊花!结果当然是。。。众里寻它千百度。。。。那人不知在何处。。。要知道。。。。若不是见过N遍,不,就是见了N遍的人我也记不住他的脸TTTTTTTT以前记不住客人的脸也就是算缺帐收错钱写叉快递单找人确认很麻烦,现在却只有捏着我的小假票蹲在路边想哭泪不出,一边乌云压顶一边抱怨如此严肃的时刻居然忘带烟!

在扭头回家跟再接再厉之间最终选择了后者,磨磨唧唧地往售票口蹭去,心想爷爷的没买黄牛的命就买张正价的算了~结果,要不怎么说人间处处有温暖呢?!一个长得郭纲似的面黄牛靠在售票口的另一边,跟我说,小姑娘你还是等等吧,我这票子是一千二的实在没法儿五十给你,看我朋友有没有看台的,有的话让他带你验完票子进去了再给钱,然后又劝我别在路口边站着小偷多。一群黄牛溜达过来又溜达过去(PS五十块的价钱出得很缺么?==)最后离开场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终于过来一个一百块面值的小弟愿意带我去bbb验过两次安检把票子扣在门卫那里又跑下来把钱给等在栏杆外的小弟,被人说“本来还想你不给钱直接进去了就进去了吧,谁知道你还跑回来给钱了,怪讲信用!”
==喂!我看起来象那种坏人么?

+++++++++++++++进场分界线+++++++++++++++++

也没看自己的票子到底是哪里直接冲着八台两排就钻了进去,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偏执得BT,但是三年后又站回当年的视角时,我的心情是如此的“胡汉三偶又回来了”!!!不得不承认用屁股蹭着椅子的时候感觉是那样的爽!!!还好人坐得不多没人,相反三楼山顶乌鸦鸦得满员了。
开场之前我还在追忆着三年前的点点滴滴,当那无比熟悉的旋律悠然响起的时候,记忆又飞快得汇流到十年前,不掰着手指一年一年数过来,都不知道距离当年某人告诉我发现了一首很好听的曲子的下午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曾经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所喜欢的东西我都尽力接受,一点点地过滤掉以后所剩无几,神秘园是那剩下的其一。以前总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跟人分享,高中向人推荐,大学向人推荐,后来有年的新专辑听起来不那么感人了,感人的那些又渐渐在电视上泛滥了,也就扔开了。
大概我注定只能做期间限定的小众弱势的那一群。

但事实上,无论那些旋律被多少恶俗的广告跟电视剧演绎多少遍变得跟老鼠爱大米一样让人听到就皱眉,当大厅暗下舞台上蓝色的灯光骤起,那个帅气的女人穿着色皮裤踩着八寸高跟鞋边挥动弓弦边猫步上来,整个HALL里回响起的WINDACER还是让我瞬间泪流满面
可恶!本来已经修炼到见男人都不会哭的境界了!
一个乐队(姑且可以这么叫)能红遍全球成为挪威国宝,不管NEW AGE是不是毫无意义的垃圾,不管那个世外桃源的舞美是不是有些搞笑,我都觉得很伟大,象我这样自认卑微的人是很容易向伟大落泪致敬,也许是一首歌,也许是一副画,也许是一座建筑,也许是一段历史,所以整首激昂的曲子里我哭得真情实意又理所应当哼哼唧唧地有点象momo的呼噜声
事后想想,我是在心疼白给假黄牛的那五十大洋也不一定
后来MC时我才从四级未满的耳朵捕捉到的残言碎语里想起她叫雪莉,翻成中文的话总让我想起多汁的梨子。在此,不得不沉重哀悼一下我那进了棺材腐烂了多年的英文,也许当时她说上海话我听懂得还要多些。

走道对面一女人总在用水晶鞋跟咣咣敲着节拍一首不落,中场休息又把星巴克的小面饼抱出来乱啃,沙拉酱的酸味四处逃逸,我说大姐你好歹穿得也象一金领,怎么会这么不上道儿呢?
中场我才发现居然是有如此多的六岁未满的小生物存在于会场之中,元气满满地到处乱窜,周围又是有如此之多的人抱着大桶的爆米花就着可乐啃得很是带劲,甚至隐约还有菜包子的味道(一定是我幻觉==)当然最瀑布的莫过于那星星点点的五彩荧光棒子。于是顿然觉得买了黄牛票还乱坐座位道败坏的自己也不过尔尔,虽然是用了不正当的方式进来,至少在用正当的方式观看聆听。
中场回来,发现周围已然坐满了人,于是退到入口处的门帷边靠着冰冷的石墙远距离地眺望,眼神一斜,发现边上的保安大叔居然也听得一脸陶醉

一场两个半小时的音乐会听下来很是轻松,大部分时间并不需要关注舞台的状况,只要仰望着莲花盛开色彩斑斓的天花板用全身的细胞去共鸣就可以了。比起奉献给L团的那种让人烧得连灰都不剩下的热情,这种纯享受的盛宴很是让人受用,神秘园是温柔攻呀XD
有点遗憾错过了久石让,もののけ姫的主旋律该是多么得荡气回肠。不过不要紧,只要还在上海,机会总会很多的,不是么?

从开始到最后还有点好奇,当音乐响起的时候,那个同样人在上海的美人是否同样坐在大厅的某个角落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