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烟花三月

鲁迅公园的梅花又开了,两年前刚好也是这个时节,我爹过来这边看我,于是千里迢迢把他从南汇拉到了虹口足球场那边,本来是为了某处的小龙包,结果意外地发现了公园里开满了漂亮的梅花,在上海很少能看到这么大片的花海,虽然其实倒也不很多,然后很开心地扯着我爸的高级相机狂拍一通,后来检查相片却发现除了自己技术拙劣的那堆特写,最后还有一张隐没在红色云雾中肥肥短短的背影,虽然死不想承认那么五短的小人是自己,可是还挑剔着跟老爸说,你看换个白梅的背景是不是比较衬我的红外套?


其实满心里很开心,小时候的相册有厚厚十来本,全是老爸那几个老式相机的杰作。偶尔翻翻不禁感叹自己十岁前怎么长那么可爱,然后越长越歪不仅拍的人没了兴趣,被拍的小人也没了信心。后来相机就摆在玻璃柜里作了装饰,后来玻璃柜扔了,造型很漂亮的相机们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我想也许我爸当年也有着一个文艺青年的憧憬和理想,会摄影会画画会写字会刻石章会搜集邮票纪念币,是我的偶像,于是我学着报摄影班绘画班拿橡皮刻史奴比拿有机玻璃磨金鱼,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爸也不捣鼓这些了,于是我也不捣鼓了,然后自己跟自己说“风雅之事不能当饭吃”,却还没有找到什么能当饭吃的事情,这是后话。


要说为什么开心,大概就是因为我爸拍了我。后来为了回敬这张照片,我把他拖到多伦路的空椅子上,让他跟鲁迅一干人的铜像围着桌子来回摆了N个POSE,难得一遇的父女同乐的美好回忆。


今年没有相机,无法记录梅花的妖艳绚丽,也没有必要,有时候,相见也不过是为了怀念。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