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钓鱼记

上个礼拜天跟我爹跑到十几里开外的九龙岗撒竿子去了,手气好就是不一样,光摸摸竿子鱼都哗哗地往上咬,那群大叔嫉妒也木有用,当然也是俺爹把竿子拾掇得好蚯蚓装得妙~~~卡卡
话说那天六点半就被拎起来,下乡以后一路屁股都要颠散架了T"T……不过真的是早起的鸟儿有食吃,早上七点半的田间水塘那叫一个风景如画美不胜收!看得天天睡到午饭时间的龌心旷神怡,那~叫一个涤荡心灵~!

大叔们都嗷嗷地叫着“好新鲜的饿韭菜!好细嫩的鱼肉!好清甜的毛豆!好出油的咸蛋!……”可是对额来说其实是“好淡的韭菜好淡的鱼肉好淡的毛豆,好咸的鸭蛋”没处下筷,只好无聊地给桌下的大狗扔红烧鸡块,听它丫咬得喀嚓作响哈皮地尾巴乱晃
下午就很无趣了,先是在个专家的指引下劳师动众地换了个地方却没有鱼来上钩,后来又被热烘烘的太阳烤得直打瞌睡,于是四点不到额把竿子一扔去看辣椒棉花了……长势真是喜人




太阳黄起来的时候,管塘的大叔穿着水裤下塘撒网,老爹坐在韭菜地前面边收竿边和一大妈小声牢骚着工作,我扑到柴垛那里兴奋地看着猫狗大战,所谓淫者见淫,所以在我眼里,那就是华丽的鬼畜攻和小白受啊,看着壮硕的小攻一口叼住受受那纤细的小腰往柴垛上一丢,我啊哟一声狼叫惊得小攻松了口,等我想起相机抓拍JQ的时候,小白已经一个轻盈的翻腾跳进了半米多高的一个竹蒌……///
后来又一次突袭倒是记得抓拍了,只是等快门喀嚓的时候主角们已经快游离到镜头之外了……


来两张钓仙和爹的照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戴着它记着我

额的摄影技术果然白烂="=纯银色的东西居然还能照出这种三色效果ORZ
和昨天印象中的东西有很大出入,记性太差了呗……抽打……话说伊泰莲娜的盒子袋子都太丑陋,唯一能看的也只有产品本身了,造型很GOOD,食指中指都戴得,方口上内嵌一颗所谓Swarovski水晶,不过额觉得……这貌似和我十块钱买的项链上的水钻没啥区别……
本来想在内环刻上洋葱爱土豆之类傻啦吧唧的誓言,回头一想万一被她男人掐死怎么办=?=于是作罢……
顺便发现一个规律,如果我某段时间送了某人某样东西,其实说明那段时间对那东西我才是非常非常地兴趣中……人家想要Pt的指环啊~~~扭动一万次……


CIMG3259.jp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